不会累、成本低的虚拟主播组团来了 李佳琦们怕不怕

2020-11-25 04:37 分类:博天堂客户端 来源:admin

  “它下出一步让我感到寒冷的棋,让我感到绝望的一步棋,它下完后我知道很难赢了。我浑身都感到颤抖,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赶紧冲出对棋室,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哭了起来。”

  在今年7月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,柯洁曾如此回忆3年前与AlphaGo的那场人机大战。

  这场对决不仅给围棋界带来巨大的震动,也将人工智能的威力显露在公众面前。未来所有事情都会被AI替代吗?人作为人的意义又是什么?这曾是柯洁的困惑。

  率先感受到挑战的是文化娱乐产业。即使不了解二次元的人,大概也听过日本的虚拟歌手初音未来,以及我国本土的虚拟歌手洛天依。跟很多歌手一样,她们都发表了自己的专辑,开过多场演唱会,拥有大批粉丝。

  二次元爱好者可能对虚拟偶像更加如数家珍,安菟、无限王者团、叶修、琥珀虚颜、默默酱、伊拾七、涂山苏苏、星瞳、墨汐……根据爱奇艺的《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,中国已有超过30个虚拟偶像或组合。

  综艺节目中也有他们的身影,爱奇艺在今年10月份推出虚拟偶像选秀节目《跨次元新星》,B站也在今年推出虚拟人游戏型养成综艺《虚拟人成材计划》,此外还有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企划《战斗吧歌姬!》等等。

  经过几年的发展,虚拟偶像也正从1.0时代进入到3.0时代,他们不仅存在于二次元中,还开始打破次元壁,走入现实生活中。比如王者荣耀中的英雄们组成了无限王者团,先是为电影《紧急救援》演唱片尾曲,后又为王者荣耀五周年演唱主题曲,与宋茜合作新歌,俨然一个线下男团的发展轨迹。

  电竞小说《全职高手》中的男主角叶修,出道以来就是广告界的宠儿,身背多个代言。QQ炫舞的衍生IP星瞳,最近也与李宁合作跨时空热舞,并成为该品牌的星推官。

  真人偶像能做的,虚拟偶像也可以做。甚至在外表上,虚拟偶像也越来越接近真人。比如日本的新晋网红Imma,她是一个虚拟模特,但外表却与真人无异。前段时间,她出演的宜家宣传片还因太过真实在网上引发热议。

  虚拟偶像的火热,背后是二次元用户不断扩张的规模。据《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4.9亿,其中泛二次元用户3.9亿人,核心二次元用户1亿人。而在95后至05后中,二次元用户渗透率达64%。

  然而现阶段,由于投资大、产业链不完善、用户付费规模相对小众等等原因,虚拟偶像仍存在盈利难的问题。

  风头正盛的电商直播给了虚拟IP在商业上的更多可能性,虚拟直播带货成为今年的一大趋势。

  今年4月底,洛天依做客李佳琦直播间。五一期间,洛天依又携言和、乐正菱等五位虚拟歌手亮相淘宝直播间,在线”期间,初音未来入驻淘宝,半天不到人气就已登顶。默默酱从4月底开始直播,单场直播观看量最高超过100万。

  虚拟直播呈现出多种样态,当下最常见的是“虚拟主播+真人主播”的模式,我是不白吃、狗哥杰克苏、一禅小和尚、熊小兜等多个虚拟IP都在今年开始尝试这种直播带货模式。

  那么,虚拟+真人的直播带货是怎么样的?拿“我是不白吃”举例,这是一个从动漫短视频中孵化出来的虚拟IP,主要定位在美食领域。据新抖大数据显示,“我是不白吃”近30天的直播商品销售额超过710万元,今年“双十一”两天就超过100万元。在直播过程中,虚拟主播“不白吃”不是画面中的点缀,而成为直播中的灵魂人物,旁边的真人反而成为助理的角色。

  借助AR技术,“不白吃”的虚拟直播还打破了时空的限制,从室内搬到了室外。在一场走进奶牛基地的直播中,“不白吃”也实时出现在镜头中,并与观众互动。

  “‘不白吃’的声优不用走出办公室,只要在家就可以去河北的农场,我们称为虚拟和现实的远程连麦,也可以叫全新外景AR仿真融合技术。”为该直播提供技术合作的迈吉客科技公司创始人伏英娜介绍,未来“不白吃”还可以去全国100条美食街做吃播,甚至可以去全世界,“现在大家出不去,但我们用外景AR仿真融合技术就可以实现”。

  虚拟直播也可以帮助人们实现“智能分身”,比如畅销书作家“潇洒姐”王潇就有一个Q版的个人形象,在直播时,虚拟主播可以帮助王潇补充背景信息、上链接、调侃聊天、抽奖等等。

  甚至全智能的虚拟直播也在成为现实。在今年“双十一”期间,迈吉客科技联合微软天猫官方旗舰店推出了“24小时全智能虚拟IP”带货,虚拟IP凭借对微软后台知识库的不断学习,可以在直播期间自动介绍商品信息,并自主回答用户问题,与用户互动。

  那么,回到最初的问题,当虚拟直播开始涌现后,真人主播需要担忧吗?或者说,虚拟IP的核心价值又是什么?

  淘宝直播MCN负责人新川曾对媒体表示,他认为虚拟主播的优势之一是“不知疲倦”,对于真人主播来说,长时间的直播必然会对自身的状态有一些影响,虚拟主播不会出现这一问题。

  伏英娜也认为,虚拟主播确实在这方面占有优势,它可以24小时在线,不厌其烦地重复讲解商品和回答问题,摆脱人的物理极限。“它的话术是可以自动生成的,它可以基于知识图谱做智能互动,回复用户在直播间的问题。”

  此外,虚拟主播的成本也更低,更加稳定可靠,可以摆脱个体依赖。而由于全场景全时段的运营,虚拟主播也可以有效帮助提升直播数据。人格化的载体能更好地助力品牌理念和价值的传播,当虚拟主播成为品牌代言后,也可以更好地沉淀品牌的自有IP价值。

 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,柯洁最终与AI达成了和解。他认为,我们人类常说让AI学习人类的思维,其实我们更要去理解和尝试AI一些超越人类的想法。

  李佳琦也曾表示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机器可以帮助自己更好地收集、学习女生们的需求与反馈,让他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产品与服务。

  “智能虚拟主播跟真人是不冲突的,它不是取代真人主播的,它是生产力工具,是跟真人主播相互赋能和互补的。”伏英娜也表示,智能虚拟主播可以有效释放真人主播的压力、降低门槛、减轻工作强度,让人更聚焦在擅长的领域。(袁秀月)